站在90s的门口

        对自己的出生年份其实无有太多感觉,只是有时在历史书上面看到从90年开始停止使用粮油票(好像是...没记错的话= =)的时候,恍然大悟地“啊——”一声。

        但回想起来90年这一辈,真是戏剧的一辈——只有戏剧性才能形容在每一道大坎面前我们的,或者只有我的或喜或悲。

        90年的我,进豪贤路小学不久那里就大修,有新楼用,有电脑学……六年级正值SARS,创新杯决赛省了……小升初不用考,派的(虽然有人派得不好,但是我还可以啦...)……

        然而90年的我,也考了最后一次“3+X+文综”的高考和(貌似是)最后一次纸考的CET4……高考复读好像没啥后路,四级重考更会内牛满面TAT

        我想说,我打鸡肠真的好慢……

        我想说,我只不过考完四级,废话有点多……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Author
 Category  Recent posts  Recent comments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