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如紙淡如水


昨日在朋友圈和微博各看到一段驟看相似其實截然不同的兩段話。
「人到了二十多岁之后,上帝就会给你做减法。拿掉你的一些朋友,拿掉你的一些梦想。有些人跟你分道扬镳你们或许都不见得会吵架,你们或许也有着彼此的联系方式可不知道该怎么去联系了。有些人或许已经跟你见过最后一面了,只是你还没发觉。」
首先的一段話如是說;隨即看到的一條微博大概說,友誼就是多年不聯繫其實各自也沒有相見面的想法,都覺得約出來還不如多陪陪家人。

覺得後者純粹扯談。否則朋友豈不像一個不存在的人?
聽聞家姐說,跟結婚的那位也談不上一生一世。恍然大悟,何況身邊一個以後也許會成為不存在的人?誰叫你一世朋友,呵呵。

我(天蠍座都)一定是公主病患者,自我中心,朋友為在我身邊轉就高興了。曾經試過因為被忽略冷落而慪氣。
傻傻地同小學初中高一都是同班的至交慪氣,最後我們一齊高考完數學出來(一個文科,一個理科)也是面對面眼濕濕。為什麼又做回朋友了呢,其中過程竟尋不回,但非此人夠瞭解我包容我不可。

但我相信公主病群裡面,我也一定是比較堅強的一個。理由是對待冷落我已不再去慪氣,人生還未過半載也看透人情如紙薄亦如水淡。

是的,聚散有時。

今年去完台灣回來沒幾天,跟旅伴說著別的,突然一句“不過都沒什麽機會見了吧”,真奇妙,明明才一齊去了旅行;去年今日一定是與那個房子租了在我家附近的大學同學討論著後日去倒數,但如今連她回了家做著什麼工作都不知道;當年對至交慪氣的時候還聽我傾訴的那個很重要的朋友,在跟男朋友視頻吧,過了一年,才約過兩次。
數數指頭,硬把男朋友也算上,我現在的朋友餘額竟然只剩2,足夠資格高喊「無朋友!」了。

且慢,這貌似又與那唯一一個朋友大不尊重了,明明一直在陪著我。陪伴是最好的表白,2014年裡面,最信這句。所以,某個時候她要嫁了,她不能常常陪著我的時候,我大概會哭吧。

陪伴是最好的表白,於是很想過年的時候陪她旅遊,表決心:你對我有異性無人性之前我絕不這樣對你。可是沒法成行,媽媽說,呆在廣州陪男朋友吧。
當然除了那個不存在的男朋友過年的時候變得存在之外,還有別的理由留著我過年。而我有點想不顧一切去表決心的時候,回頭望又覺得會不會太著跡?畢竟心裡也不完全是「男友去死」的想法,畢竟有一天誰都要「無人性」。有異性還是有人性,還是自然使然好了。

人情如紙淡如水,多好的友誼最後都成為不存在的人。或許我還是那個對冷落我的人慪氣的小氣鬼,證據就是竟然有感而發寫下這些字句。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Author
 Category  Recent posts  Recent comments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