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 mind

一年一年你又再出現,因為有了2011所以2012多了幾個紀念日。我不懂如何開始說這一年,大概要從我以為終於可以擺脫某事某物的紀念日說起。

幾乎屏住呼吸的辛苦感覺還記得,不過也算終能長噓一口氣,因為後來我發覺自己不能親手結束一些事,我誠實那是不捨得,所以我只能看著外力把它滅亡並傷及我。

那是我的劣根,借外力自虐。

然後在我窒息許久終於感覺自己“嗯無事,我能走過去了”的時候,事情又回來了,我忍住沒碰,可還是回來了。

我一直不捨得。

於是這一年將要這樣過去,大概就這樣定下來了。

但其實我覺得自己想得更通了,never mind。自虐,never mind。媽媽說我硬頸大概是這種,我沒有傷到心死也不會停下來。還等著死心換來一絲平靜。

一年大概就是忙忙碌碌、起起伏伏。想起1月份離開新快報——雖然那是最辛苦的時候——才想起那些跑樓梯的日子是多麼高興,高興得要哭了。

然後下一份實習,然後比賽,然後影畢業相,然後迷惑,然後怠倦……各種讓我靜不下來的事情向我湧來並旋即逝去。

終於8月份去了一趟旅行,尚算開心,不敢說無負一生。21歲終於明白旅行總是去不夠,雖然我也是一個怕倦怕撲空的懶人。

爲什麽forever 21要女孩forever 21呢?好像有點懂,20大概是道檻。當你或嘻嘻哈哈或心事重重地從一字頭跨過去二字頭后,你發現20的這一年也不過是一切如常,於是21歲的時候就活得更釋懷。

21歲這年我過得並沒有看上去好,21歲這年我依然這樣傻這樣虐,但是懂得了更多,終於不及從前天真。感謝並喜愛我的21,所以22歲生日的時候要別人對我說forever 21。

至於22歲就感慨老去又是什麽道理呢?但果然再沒有比21更好的年華了。

年尾是掙扎,是混沌,是無解。我認識了一個人,一個比我更有資格唱戀無可戀的人——當然我是這兩天才悟出來的道理。然後才發覺這首歌信息真的太多太多,多到聽到歌詞都要為她心碎。也許我想太多。

戀無可戀這樣沒意思,真的。這句不是在說自己。

反而這樣我又更釋懷了,寵辱不驚,繼續等時間磨滅一切。跨年長一智,關於戀無可戀關於虛度光陰的道理都未能解釋給應該知道的人聽,也擺了,別人不會感謝你,世界大概就是大家坐在一起各玩各的。

不知道以後要發生什麽,要怎麼走,論文,畢業,工作,還有未知的更多問題。

不知道如果以後我有幸能在廣百賣毛巾會不會是一種好結局。

不知道,感覺一直是被動地行走。

不知道……但到我現在還在顧及自己的小情緒,跟自己說never mind i will fine someone like you……

happy new year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Author
 Category  Recent posts  Recent comments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