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见证自己和别人的旁观者

以为O型血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其实也不过是严以律人宽以待己。我也不怕对人说,不要信我,我讲一套做一套,也不怕承认我害怕负责任。于是我也很鄙视矫情的人虽则我是最矫情的一位。

尤其是我不觉得有什么好矫情的人,心想,你痛彻心扉个毛毛。因为总自以为可以看穿一个人——嗯,肤浅的人极容易看穿——都看穿了,一切矫情就成了装逼,月亮双子很不喜欢别人装逼,还要如此好底气地装。

夜深被我看见了一些如果如果,很不服气。世事真的没有如果,因为"如果"总是后话,为什么要在选择之后发生之后尘埃落定之后才来如果。我觉得做人是要长进的,前尘旧事随便留在故地罢,何以再想起?曾听闻有人说,身上有你的东西留下。我只想说,有些烙印只是自己想它留下,给我找个伴侣找到留下你的足印也可发展如此这般,你是怨自己怨自己还是怨自己?所以为什么是"我依家变成咁"而不是"从此以后我唔会咁"。

但当然这番话也是说给自己听,因为我本人讲一套做一套。我看见别人如何肤浅也看见自己如何懦弱,就像一个神奇的旁观者——旁观者通常无能为力,于是只能在有机会的时候给自己说说道理。

对咯,其实道理随便就有,就算不会打边炉打出个未来这项特异功能我们还可以抄歌词,例如"啊多么痛的领悟,你曾是我的全部"。词人太狠。

于是又在一个风中的傍晚我发现两首歌所写的东西是刚好相反的。其实"独自流浪在回望所有记忆,找到你的都去闯不会吝惜"真的很warm,但是太忧伤的我还是喜欢"今天我却只想离开天与地的一切忆记"。然后今晚看了《空房间》,我从未看过韩国电影,男主角最后就像隐形人一般,很羡慕。我也好想像隐形般来去自如,虽然男主角的用意不在此。轻轻离开就可以放下这辈子不可多得的初夏了。

最后,真的有那么痛的领悟吗?若是,幸亏我还会轻轻离去不惊动任何人这项特异功能。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Author
 Category  Recent posts  Recent comments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