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楼梯上滑到那一刻我想到的是“改写人生”,还有“母女命运”

事情就是初五的时候我去姨丈家拜年  下楼梯的时候差错脚跌倒  跌到了尾龙骨

是的跌到了尾龙骨  但是没有想象中严重依然行得走得不敢跑 

骤痛那一刻  脚痹几乎站不起来  心想  天啊我要走路不能了吗要改写人生了吗

你不会一下子想到你不能做什么还能做什么  你心里只会有一句话  前途无了

能改变一生的东西是不是都很微妙  例如一个转身一个回头或者半步——后面有什么意外觉得说出来会很不吉利所以罢了……

然后现在我想起跌倒那一刻依然很怕  然后现在很感恩我还能走路

有些东西真是很恐怖的有木有  例如我妈妈在20多岁的时候也跌伤了腰

那是真跌伤了——现在老了会腰痛还导致脚痛  好在她现在学会天天游水勤快得像签到  btw但愿她尽快识游自由泳……

那天妈妈看着我从楼梯级滑下来  我吓到要哭的时候她吓到呆住了  表现在她不知如何帮助我(加之那一刹那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不能干什么  十分缺乏自救常识  更是害怕)

我觉得看着同样的事发生在自己的女儿身上是一件极度恐怖的  像是命运轮回  有种无能为力

然后我就不知为何想起《金锁记》  可能因为《金锁记》讲到曹七巧对自己女儿的影响于我感触较大(不过我当然不是一出《金锁记》  无关的  那个太恐怖了)

妈妈从小教我“带眼识人”  因为她知道小心翼翼是我这种大脑少根筋的人必须的

也不知是否因此  小时候我喜欢猜别人在想什么  大了渐渐变成喜欢看透一个人  “识人”识得我很伤感

用来教诲我的还有她不幸的婚姻和养育我的艰辛  教得我不想结婚不想生子 

我记得有次在亲戚面前说过不想结婚可能他们都当我说笑  不过那时我是真心的 

也有某个同桌对我的坚定的评论是“未来的东西哪说得定”  也对  让时间流过就等到结局了  所以现在也不太常考虑到底是有木有婚姻的未来了

妈妈让我对外物的感知几乎变得悲观但是以上所说的我完全没有贬义  因为我能理解她说的透露着她追求的

独立自由

妈妈对我的希望  也是我想要的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否也要像妈妈披荆斩棘去追求

最终她还是问我要找个什么样的老公  其实我不知道正确答案只好说“高帅富”  (当然她也很赞同经济基础这个前提哈哈)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结局就到时再说了  现在尾龙骨有种不畅快感的我只不过是感叹下为嘛两个新年都要在病痛中过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Author
 Category  Recent posts  Recent comments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