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不刻意

又食宵夜  不能理解(因为前天才聚过一次)但是每次都觉得去去无妨

还真的有一次本身自己已经要宿舍加班了  竟然也跟去

落得那晚两点多才睡的下场

可能我以为自己可以控制   什么时候该去什么时候该做自己的事

例如今晚  我的打字任务只剩百来字  所以去也无妨  圈中选项(但是那晚?)

以前也会一起去的某个貌似后来都没有去  学习去了

嗯  这选项也是对的

然后当然不禁会拿自己和她对比  哦  好像我颓废点  有时间也不去做做正经事

不懂是什么心理作怪  回来再想想这中想法也不对

可能跟她们宿舍近日在讨论交友不慎这话题有关  因为明知关系微妙  就不应该涉足过深吧

这是对的  所以我也觉得不时就要提醒下自己

但who knows  而且恰巧那是一个平时纠结得很多而近来又负荷了很多的人

尽管她嘴上说  已经没事了想通云云  但我不是她肚里面那条虫又怎可知她在发什么梦

只是隐隐觉得她的拼劲是用来冲淡某些东西

要忘记某物时另找寄托是好方法的一种  自己也曾叫她这样做 

我(好似)这样讲过  是啊 这样就刻意了  但也没办法 

但其实自己本身不是一个刻意的人  不喜欢刻意

我说自己是随心 (实质是懒或随便)  不愿多想的就不去想了  当下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

如果这是正面的话  我想我的好处就是活得自在吧  也没什么不好  只不过天不将降大任于斯人罢了

但我是羡慕她的表面的(如果真的内外有别)  聪明又充实  又有远见又有前途

不过这只是路人过路人甲的平庸看法  旁观过旁观者的羡慕眼光  也许本人看来是不屑

(我觉得这样会想的  通常不会是朋友  所以我们的关系可能也是另一种微妙)

anyway  我只是想表达 

如果要我因为纠结过后才立下心来用些什么来稳定自己  我宁愿不去令什么发生  然后过着现在这样颓废的生活

(但我觉得也不应该把自己的生活奚落得如此  起码我觉得自己是有寄托的  起码我要想着一个星期要去多少次报社)

好了  她说过  现在都听不明我说什么了  我也觉得自己说话在兜圈子

就只可以这样了  我不喜欢思考  不喜欢用脑  不喜欢总结 

想到什么就说出来了  随便罢  所以一叫我去食宵夜  我总是会答应的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Author
 Category  Recent posts  Recent comments  Friends